法律服务热线:13805694059

联系人:汪家宽律师

地 址::合肥市安庆路新白厦商务中心4楼418室

网 址:www.ahlsgw.com

执业理念:诚信、敬业、务实、高效

安徽律师顾问网
 
 
安徽胜利精密制造科技有限公司与朱仁宝、赵理迎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来自网络]  [作者:不详]  [日期:20-04-26]  [关键字:财产损害赔偿纠纷 ]
安徽省舒城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皖1523民初3572号
原告:安徽胜利精密制造科技有限公司,住安徽省六安市舒城县杭埠经济开发区,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41523073907009F。
法定代表人:高玉根,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蒋红霞、姚静,上海市协力(苏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朱仁宝,男,汉族,住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查达胜、伍润泽,安徽卓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赵理迎,男,汉族,住河南省淮阳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汪家宽、张梅,安徽博时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安徽胜利精密制造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胜利精密公司)与朱仁宝、赵理迎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7月1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胜利精密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蒋红霞、姚静,被告朱仁宝委托诉讼代理人查达胜、伍润泽,被告赵理迎委托诉讼代理人汪家宽、张梅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胜利精密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诉讼请求:1、判令两被告共同赔偿原告损失1228926元;2、诉讼费由两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原告于2018年6月11日以微信、电话沟通的方式委托两被告吊装热弯机。2018年6月13日上午11点左右,两被告按约至原告厂区J栋西南侧吊装口进行设备吊装业务,在吊装第四台热弯机过程中,热弯机脱离吊装口砸落地面,导致该机损坏严重,同时导致附近的基建围栏、地面亦有部分损坏。该台热弯机系全新设备,购进价为125万元,受损后厂商评估残值为55618元,损失金额达1194382元;损坏的围栏、地面维修费用评估价34544元,损失金额合计1228926元。
被告朱仁宝辩称,一、胜利精密公司与朱仁宝、赵理迎之间并没有建立承揽合同关系,两被告系受胜利精密公司雇佣为其吊装设备,与胜利精密公司之间系雇佣合同关系。二、胜利精密公司要求两被告赔偿损失没有法律依据,亦没有约定依据。三、朱仁宝、赵理迎在为胜利精密公司吊装设备时,并没有过错行为,本次事故发生系意外事故。四、即使朱仁宝、赵理迎在提供劳务时存在过错,胜利精密公司所举证据不足以证明其损失为1228926元。即使法院认为胜利公司与朱仁宝、赵理迎之间系承揽合同关系,则根据安徽胜利精密制造科技有限公司就“6.13”热弯机吊装坠落损失案《最终报告》,原告在本案中因此次事故遭受的损失金额应该654140.82元。五、由于吊装设备系吊车没有固定好发生抖动导致设备摔落,而赵理迎系吊车司机,即使承担责任亦应当由赵理迎承担。如果将整个吊装作业看做一个整体,则赵理迎应当与朱仁宝共同承担本次事故的损失,两者内部之间应当各承担50%的责任。六、胜利精密公司已经为涉案设备购买了商业保险,胜利精密公司在理赔后再要求朱仁宝、赵理迎赔偿没有任何依据。即使朱仁宝、赵理迎需要承担赔偿责任,亦应该将保险公司理赔的金额从胜利公司的实际损失中扣除。
被告赵理迎辩称,一、原告没有委托赵理迎进行承揽工作,原告与赵理迎没有任何业务往来,其不应承担承揽赔偿责任。二、设备损坏与被告赵理迎无关,二被告之间也不存在共同承揽的事实。三、对原告主张的损失费用1228926元不认可。
原告胜利精密公司为证明其主张,举证如下:
证据一、微信聊天记录3份,证明原告公司陈飞通过微信联系的方式与被告朱仁宝洽商吊装热弯机事宜,且于6月11日就吊装事宜达成一致;
证据二、保险公司事故现场查勘询问笔录2份,询问对象是原告公司员工,证明被告朱仁宝等为原告进行热弯机吊装,构成承揽关系,证明被告在为原告吊装承揽的过程中,发生了坠落事故并导致设备毁损,事故原因是朱仁宝吊机操作不当导致;
证据三、事故现场照片5份,证明被告在吊装过程中,因为吊装不当导致原告热弯机坠落损坏,且砸坏一楼台阶、围栏等;
证据四、苏州科创机器人有限公司与安徽胜利设备采购合同、受损热弯机的评估报告各1份(补充两份转账凭证,证明原告签订合同后按约支付全部13台热弯机的价款1625万元),证明原告被损坏的热弯机原值1250000元,坠落受损后残值仅剩下55618元,设备损失1194382元;
证据五、安徽胜利精密J栋厂房南侧卸货平台处维修工程报价单1份,证明被告吊装事故砸坏的原告厂房台阶、围栏等维修费需34544元。
被告朱仁宝为证明其主张,举证如下:
证据一、安徽胜利精密制造科技有限公司、江苏科创机器人有限公司、苏州胜禹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苏州胜利精密制造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企业信息,证明安徽胜利精密制造科技有限公司与江苏科创机器人有限公司之间系关联公司,存在利害关系。
证据二、安徽胜利园区施工作业申请单。证明目的:1、2017年12月22日以及2018年4月20日,被告朱仁宝在原告公司从事过吊装业务,原告公司内部针对此次作业有进行施工作业申请,并且原告公司相关部门负责人签字确认。2、根据该申请单“特种作业证据登记”一栏,可知原告知晓被告朱仁宝在原告公司的施工行为属于特种作业,原告知晓应当审查被告朱仁宝的特种作业证件并进行登记。但是实际情况是,被告并不具备相应的特种作业证,原告在明知被告不具备特种作业证的情况下依旧将施工承揽作业发包给被告朱仁宝,原告存在过错。
证据三、《特种作业人员安全技术培训考核管理规定(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令第30号)》《GBT3608-2008高处作业分级》。证明目的:本案被告朱仁宝是在三楼的高度进行作业,根据《GBT3608-2008高处作业分级》第8条,本案被告朱仁宝的作业属于5米至15米高处作业。
证据四、《特种设备作业人员作业种类与项目》、Q3的特种作业证样本一份。证明目的:根据该目录序号07,起重机械作业应取得相应证件,被告朱仁宝属于起重机械指挥,应当取得项目代号为Q3的特种作业证。但是原告在将涉案项目发包给朱仁宝作业时,明知朱仁宝不具备项目代号为Q3的特种作业证,仍将项目发包给朱仁宝作业,原告在此次承揽关系中存在选任过错,应当对此次事故承担至少30%-40%的次要责任。
证据五、中国银行交易明细对账单,证明2018年11月8日原告支付江苏科创公司11375000元,江苏科创公司于当日和次日将先述款项转给苏州胜禹材料科技公司,明显属于虚构交易,该交易价格不能作为本案参考依据。
证据六、《价格评估报告》、鉴定费发票。证明目的:1、原告损坏的基建围栏、地面损失金额为24867.32元;2、被告朱仁宝为此次鉴定支出鉴定费2000元,该部分费用应当由原告承担或者原被告之间按照责任比例分担。
证据七、《吊装申请单》、涉案损坏设备的铭牌。证明目的:根据《吊装申请单》可以看出,原告告知被告朱仁宝所需要吊装的设备的尺寸为2700×2160×2150,但是根据涉案损坏设备的铭牌显示案涉设备的尺寸为3700×2200×2300,原告将错误的尺寸告知被告亦是导致此次事故的原因之一,原告具有过错,原告理应为此次事故的损失承担至少30%-40%的次要责任。
证据八、特种作业操作证样本。证明目的:被告朱仁宝在高处平台作业时应当具备作业类别为“高处作业”的“特种作业操作证”,该证件的核发机关为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
上述各方当事人提供的证据,经庭审质证,本院认定本案事实如下:
被告朱仁宝长期从事设备移位业务。在本起纠纷发生前朱仁宝也曾以合肥安泰设备吊装工程有限公司名义承揽过原告相关的移机业务。2018年6月11日,原告企业员工成飞以微信及电话方式与被告朱仁宝沟通,要求朱仁宝对原告新购置的6台热弯机进行移机作业。本次移机作业双方未签订书面合同。2018年6月13日上午11点左右,朱仁宝组织铲车、吊机并安排人员到原告厂区J栋西南侧吊装口进行设备吊装,在吊装至第4台机器时发生设备掉落的吊装事故。
另查明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苏州分公司对安徽胜利精密制造科技有限公司投保了财产一切险。保险期限自2017年8月1日起至2018年7月31日止。事故发生后,安徽胜利精密制造科技有限公司向该保险公司电话报案。2018年6月15日,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苏州分公司委托上海恒量保险公估有限公司对本起事故原因进行现场查勘并对事故导致的损失进行评估、定损。2018年11月20日上海恒量保险公估有限公司出具最终报告,认定导致本起吊装事故的原因是因活动吊装平台上钢板与3楼平台之间无任何固定装置,同时活动吊装平台是四角牵拉钢丝绳后,由于汽车吊机吊起至3楼,其重心不能固定,在热弯机进行移动时,有2名工人使用液压叉车推动热弯机时造成活动吊装平台重心后移,脱离3楼平台,导致热弯机从自活动吊装平台与3楼平台之间的空隙掉落,发生吊装事故。对损坏的设备最终定损为1068376.07元。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苏州分公司按合同规定扣除5%免赔额后,对下余损失964209.40元按40%的比例进行了赔偿,最终赔偿额为385683.76元。本案在审理过程中,经被告朱仁宝申请,舒城县法院委托安徽天正房地产土地工程造价资产价格评估有限公司对涉案事故中原告受损的基建围栏、地面损失进行了评估。2019年12月12日安徽天正房地产土地工程造价资产价格评估有限公司作出价格评估报告,对上述损失评估价格为24867.32元。
本院认为,根据庭审及当事人举证,可以认定原告与被告朱仁宝构成承揽合同关系,本次事故的发生是因朱仁宝在承揽移机业务时未做好安全措施导致,对原告财产权利受到的损害,朱仁宝应承担主要责任;本案涉及的移机作业属于特种作业,需要相应的资质。原告在将该移机作业交由朱仁宝作业前未对朱仁宝的作业资质进行审查,本身也存在过错,应承担相应的责任。本院酌定在本起事故中,被告朱仁宝承担75%的责任,原告自行承担25%的责任。被告赵理迎在本起吊装作业中受朱仁宝支配,服从被告朱仁宝的指挥,与朱仁宝构成雇佣关系,且在本起事故中并无过错,故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本次吊装作业事故造成的损失包括掉落设备的损失和因设备掉落造成的基建围栏、地面损坏的损失,其数额应以上海恒量保险公估有限公司的最终报告和安徽天正房地产土地工程造价资产价格评估有限公司作出的价格评估报告进行计算为宜。因此本案中原告受到的损失为1068376.07+24867.32=1093243.39元,扣除原告已获得的保险赔偿款385683.76元,原告实际损失为1093243.39-385683.76=707559.63元。根据责任比例划分,朱仁宝在本案中应赔偿的数额为707559.63×75%=530669.72元,原告自行承担176889.91元。综上,依照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三条、第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朱仁宝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赔偿原告安徽胜利精密制造科技有限公司人民币530669.72元;
二、驳回原告安徽胜利精密制造科技有限公司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6048元,由被告朱仁宝负担12036元,由原告安徽胜利精密制造科技有限公司负担4012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安徽省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员  张志国
审 判 员  谢泽辉
人民陪审员  金泽高
二〇二〇年三月二十三日
音樂下載軟體 播放軟體 翻譯軟體 掃毒軟體 xyz大補帖 燒光碟 掃毒軟體 記帳軟體 光碟燒錄 股票分析軟體 燒錄軟體 台北志光 流程圖軟體 志光數位學院 照片編輯軟體 播放軟體 股市看盤軟體 備份軟體 燒錄軟體 志光數位學院 股票分析軟體 司法特考 公職考試 免費燒錄軟體 燒錄軟體

 

 

 

 

 

 

 

 

 

 
分享按钮